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水文化 >> 水之悟
[五河杯文学奖征文选登]徜徉湿地
发布时间:2019-09-12 09:46:14来源: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:王雅坤

艾溪湖是南昌唯一的城市天然湿地,她就像一位头戴花环、身披绿纱的曼妙仙子。每年三四月份开始,湿地便花色如潮——紫荆情深,“杂英纷已积,含芳独暮春”;荷花高洁,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;桂花脱俗,“何须浅碧轻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……

湿地湖畔,密密层层的绿把所有空隙都填满了,它们从泥土里冒出的小嫩芽开始,一直攀爬到高高的树梢,像小朋友的剪贴图案,布置均匀又率性随意。整片湿地被绿团团环抱,晶莹,透亮,泛着微微的光芒,微风一吹,油油的绿意便润润地扑面而来。弯腰掬一捧湖水,如托起一座颤动的水晶宫,温润、清凉的绿便浸透到全身每个毛孔。

沿着水边行走,那一路铺开的草坪,像一张长长的绿地毯,厚实、温暖。堤岸上垂柳滴翠,如动情的仙子撒下万千情思。高大挺拔的梧桐树上,藤蔓蜿蜒缠绕,誓要与鲜嫩的绿叶手牵手。穿过茂密的小树林,便出现几处波光粼粼的小荷塘,大片的睡莲随水的绿一起摇荡,星星点点的荷花点缀其间,如仙女裙上的刺绣。荷叶上透明的水珠翻滚着,倒映出的仍是一个绿莹莹的世界。这里的植物数量繁多,种类丰富,数不胜数。这些层次分明且具有丰富律动的深绿浅绿,终年不败,此生彼长,透着生气,泛着活泼,水灵灵,鲜嫩嫩。

湿地会根据季节的变化,搭配出自己喜欢的风格,或端庄,或调皮,或甜美,或清纯。每次徜徉于湿地,我总是闭上眼,深呼吸,想象自己是席慕蓉诗中那一棵开花的树,站在意中人必经的路旁,“当你走近,请你细听,那颤抖的叶,是我等待的热情”。

她有一副婉转动听的嗓音。除了水声、蛙声、雷声、雨声,我最喜欢听的,当数夏天的蝉鸣。走在曲折蜿蜒的小路上,密密匝匝的蝉声便围拢上来。湿地听蝉,那行云流水般的歌声,是否能冲淡一些你内心不轻易向人吐露的轻愁?

每当需要对人生做一些思考时,我就去湿地散步。艾溪湖于我,就像瓦尔登湖于梭罗一样,是一个独特的精神家园。我虽不能像梭罗那么超脱,孤身去大自然体验返璞归真的生活,却庆幸同他一样在湖畔居住。

夏季的湿地,是我眼中最美的时候,这与去岁今时父母来南昌团聚不无关系。我在南方落地生根时,远在北方的父母常担心不知我身在何方,能否吃饱穿暖,是否开心快乐。为解他们的烦忧,我终于有机会接父母来身边小住。因居住艾溪湖畔,闲暇时,我常带他们去湖边散步解闷。

夏日清晨,我们三人沿着林中小路,没几步就到了湿地公园。朝阳下的艾溪湖悠然横卧,色如白练。艾溪湖大桥横跨湖中央,桥上车辆川流不息,桥中段两个红色的半圆弧形状的桥拱,状如一只欲振翅高飞的鸟儿。湿地的宁静与城市的喧闹,仿佛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,于是能见到很多暂时从滚滚红尘中抽身而出的人们,来这个天然的“庇护所”释放紧张的情绪。

清晨的湿地公园里,早有青年在跑步了,老年人大多选择步行,他们边走边悠闲地听着广播。骑车上班的年轻人,像一个奔赴战场的士兵,疾驰而过时,车铃“叮当”作响。湖心小岛上,常有一个浑厚的男中音把“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”唱得苍劲饱满,淋漓尽致。还有很多人在打太极拳,舞剑,读书,背诵,练瑜伽,他们昂扬的精神状态多像湖畔那一盏盏路灯上的鸥鹭呀,时刻保持着振翅飞翔的姿势。更令我惊讶的,是每一张面孔都恬静美好,透着蓬勃向上的气息。

我父亲身体硬朗,母亲却因腰部病痛迈不到几步就需坐下歇息。许是湿地公园的勃勃生机感染了母亲,后来的日子里,母亲每次都会忍痛坚持走到湖畔,扶栏放声歌唱,父亲则在母亲身边陪伴。父母相依相偎的背影,让我想到了湿地水域中的天鹅,忠贞不渝,死生契阔。我常想,艾溪湖湿地自有治愈的功效,不然,为何会让我母亲黯淡的双眸重新焕发奕奕光彩?

深夜,蓝黛的长天下,几只欲归巢的小鸟箭一般从头顶掠过,月光温柔地洒在湖里,映照出一个孤单的背影。此时的湿地,在斑驳的灯火中,一片漆黑的沉寂。

我想起丰子恺先生说的“人间的事,只要生机不灭,即使重遭天灾人祸,暂被阻抑,终有抬头的日子”,突然间,我意识到这片生机盎然的湿地,于我是多么重要。它用绿意充盈我的生命,它以亲情慰藉我的灵魂,它不仅是我身体的栖所,还是我心灵的故乡。在湿地弥漫着的氤氲水汽中,我仿佛已成为一尾潜入湖底的小鱼,游走了,还能再游回来……

分享到:
网站地图